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纺织业遇3年难

2018-11-05 09:57:18

纺织业遇3年难

马维辉 杭州报道

在貌似热闹的背后,中国的纺织业正在经历着一场煎熬。

10月24日,在号称“中国服装街”的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街道两旁停满了汽车,很多厢式货车甚至已经停到马路中间。精品女装市场的大门前,大包小包的货物堆了一地,等待着装卸工人来把它们拉走。市场里,人流熙熙攘攘,吆喝声此起彼伏,连温度都显得比外面高。

然而,看似热闹繁华的景象背后,掩盖的却是服装业不景气的事实。精品女装市场4层“娅思娜”品牌店长陈平告诉《华夏时报》,今年夏天这个销售季,他们的销量从往年的5万件暴跌到2万件。往年10月份应该是换季之时,也是服装销售的旺季,而今年则是“旺季不旺”。

陈平的情况并非个案,杭州的行情也代表了全国普遍现象。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月,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利润总额为1358亿元,同比下降1.1%,增速低于上年同期48个百分点;企业亏损面为17.7%,亏损企业亏损额同比增加110%。

日前,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发布2011至2012年度中国纺织服装企业竞争力500强榜单,该联合会副会长夏令敏表示,受全球经济疲软影响,今年以来中国纺织业出口遭遇了近三年困难局面。

服装厂减产停工

钱塘江大潮久负盛名,直到现在,杭州市江干区还保留着二堡、三堡直至九堡这样的地名,这些“堡”就是古代潮水来时用来通信的。而如今,从五堡到七堡,已经成了作坊式服装厂的集中地。

边建勇在七堡经营着一家小型服装加工厂。今年10月份,他们厂已经停工5天了,厂子里的工人也由15人减少到7人,过去24小时通宵加班的情况更是一去不返。

停工的原因是批发商不再备货,过去服装卖得好,批发商手里要保持一定的库存以免断货,给他们的订单也就源源而来。现在衣服卖不动了,批发商的备货也就少了很多。

以前衣服卖得好的时候,连加工衣服剩余的碎布都有人收,3毛钱一斤,如今成堆的碎料堆在厂子里,占用了不少地方。边建勇说,相对于服装厂,罗口厂的生意更加惨淡,因为罗口有款式之分,款式如果过气就更加卖不动了。

来到旁边的金鑫罗口厂,经理吴先生告诉,所谓罗口,是指领口、袖口、下摆等服装辅料。他们今年的生意比去年下降了一半,上半年几乎没有开工。往年这时已经开始生产春装了,而今年,冬装都还没开始做。

大企业同样面临类似的问题。10月22日,在第19届中国义乌国际小商品博览会(以下简称义博会)上,二楼的纺织区明显冷清,浪莎袜业的展台前,只有三三两两的顾客。工作人员介绍说,去年义博会,浪莎袜业的展台都是顾客盈门,工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今年却十分冷清。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月,全国3.7万户规模以上纺织企业累计实现工业总产值36394.3亿元,同比增长10.8%,增速较上年同期下降18.6个百分点。外贸方面,根据海关月报数据,月我国共出口纺织品服装1415.8亿美元,同比仅增长0.3%,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25个百分点。扣除价格上涨因素,纺织行业实际出口数量负增长;内销方面,月,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内销产值为29807.1亿元,同比增长12.4%,较上年同期下降20.1个百分点。

波及周边行业

服装业不景气,受到影响的还有上下游其他环节。

义乌市明荣线业有限公司经营各种规格缝纫线,经理李隆浩告诉,今年他们的销量下降了三分之一。从年后开始,下游服装企业的采购量就一直在底部徘徊,目前仍未看到反弹的迹象。

浙江鑫鸿拉链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卢小燕则表示,今年他们的拉链也卖得不好。成本涨了很多,但是产品却不敢涨价,因为害怕流失原本就少得可怜的客户。往年订单排不过来,交货普遍要等到下单2个月以后。

涛洋缝纫设备代理多家品牌的缝纫机,经理钟水水表示,他们的旺季是在每年6月和12月,也就是服装厂生意淡的时候,因为那时服装厂才有时间更新采购。而今年,旺季还没有往年的淡季生意好,长一次甚至3个月都没卖出去一台机器。浙江飞鹰缝制设备有限公司销售经理贾慧也表示,他们今年的销量下降了4成。

浙江省绿联是一家环保组织,长期关注纺织行业的污染状况。郑元英是这家组织的总干事,他告诉,因为浙江省纺织企业较多,往年漂染布料的废水污染非常严重。而今年则好多了,都能“看到蓝天白云”了。原因就是纺织行业不景气,厂子大面积停工,污染也就没了。

内忧外患

中国纺织企业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边建勇告诉,换季的时候服装需求量多。往年10月天气转冷,人们就纷纷开始采购秋装,服装厂也会迎来忙的时候。而今年,杭州气温一直较高,衣服也就卖不动了。

不过,卓创资讯棉纱分析师张彦杰并不完全认同“天气说”,他认为,大的经济环境不景气,才是纺织行业低迷的根本原因。

魏桥纺织公司张红霞反映,今年以来,棉花差价比较大,国内棉价高于国际市场价格约5000元/吨,造成国内产品成本上升,出口竞争力下降。对此,国家发改委已经采取一些措施,把农民手里的棉花收回来,增加国家储备,同时放开一部分进口,这有助于减轻纺织行业的负担。

另一方面,纺织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近年来,国内的劳动力成本一再提升,纺织行业受影响很大。边建勇说,他们这儿杂工的月薪,三年前还是600元,现在已经涨到了3000元,即便如此还是招不到人。

成本上升是一方面,需求低迷则是更大原因。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经济复苏迟缓,欧债危机迟迟得不到解决,今年中日之间又因为钓鱼岛问题大打贸易战,美国、欧盟、日本是中国纺织品出口的三大主流市场,它们的需求少了,出口受到的影响自然很大。而内需方面,经济形势不好,很多产业都出现了停工、放假,人民收入水平降低,购买力也就没那么强了。服装不像食品那样属于必需品,收入减少,换衣服的频率也可以降低,原来一年一换,现在改为两年一换。

边建勇说,按照惯例,每年1月是服装厂开始放假的时候。但是今年手里没活,他打算11月就给工人放假了。而陈平则表示,每年春节后是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续租摊位的集中期,如果生意还没起色,明年春节后市场里也许会迎来一波退店潮。

一氧化碳报警器
污水池堵漏
工业用脱水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