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货币政策实施框架的改进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通化信息港

导读

货币政策实施框架的改进工程机械,《声明》重申了公开市场委员会承担国会赋予的使命,即促进充分就业、稳定价格和保持长期利率的平稳。更

货币政策实施框架的改进

工程机械

,《声明》重申了公开市场委员会承担国会赋予的使命,即促进充分就业、稳定价格和保持长期利率的平稳。更重要的是,《声明》明确了...

,《声明》重申了公开市场委员会承担国会赋予的使命,即促进 充分就业、稳定价格和保持长期利率的平稳 。更重要的是,《声明》明确了政策目标的具体含义,这一点以前从未做到过。

尤其是,《声明》的第二个重点是强调在长期内通货膨胀主要由货币政策决定。从这一意义上讲,公开市场委员会认同200多年来所有经济学家都熟悉的主张 通货膨胀是一个货币现象。因此,对货币当局来说,恰当和可行的是确定一个通货膨胀目标,并为实现这一目标承担。目前,公开市场委员会采用2%的长期通货膨胀目标,用个人消费支出的价格年度变化来度量。由于设立了一个明确的通货膨胀目标,因此联储目前采取的是一种全球多数主要中央银行的做法,也是学术界和中央银行界都认可的实践方法。

《共识声明》中的第三个要点是,对中央银行来说,设立一个明确的充分就业的数量目标并不合适。充分就业主要由非货币因素决定,如人口结构、技术变化和生产率水平、劳动力市场的结构和政府政策。由于这些因素在不断变化,所以充分就业的概念也在不断变化。虽然决策者在评估就业状况时要分析许多指标,但这些指标的数值会受到非常不确定性的影响。例如,在某一时点,经济学家通常会对充分就业的具体水平有不同看法。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不同的模型会给出不同的概念定义,而且这些定义中的多数是无法直接观察到的。因此,货币政策不应当追求其无法直接控制和不能准确度量的目标。

第四,《声明》也指出,一般来说,价格稳定和充分就业是相互补充的。价格稳定可以促进经济效率,因为个人和企业会更加相信美元的购买力不会削弱。相反,如果不能保持价格稳定,则会导致就业和产出的更大不稳定。当通货膨胀上升到难以接受的水平时,则货币政策必须被迫进行调整以恢复价格的稳定。这又会导致就业和产出不稳定的结果。但是,《声明》的原则也承认,在短期内,联储的充分就业和价格稳定这两项使命会发生冲突。在发生冲突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应当遵循一种平衡的方式。

对所有困难的选择,《声明》并没有提供答案。如何以平衡的方式实施政策需要决策者的判断,也会因决策者个人的看法而有很大差异,因为决策者们可能使用不同的经济模型,即使大家的目标都是为了实现相同的货币政策长期目标。

《经济预测概述》的改进

今年1月,公开市场委员会采取的第二个增强透明度的重要措施是,委员会今后每年将发布4次经济预测。《经济预测概述》综合了委员会每位委员的对几项重要经济指标的预测,包括产出、通货膨胀和失业率。但是,这些预测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预测。每一位决策者的预测是基于本人对 恰当政策 的评估,即在没有其他冲击的情况下,每一位委员认为对经济产生影响的政策路径。

这种政策路径并不一定是可能的路径。相反,该路径被视为是政策。因此,这种预测不能与私人机构的预测相比较,后者是预测联储下一步采取什么政策措施。相反,每一位委员作出经济预测是基于为了实现理想结果而采取的政策路径的分析。

在今年1月之前,《经济预测概述》并不披露委员会成员所假设的政策路径的任何信息。由于缺乏基本政策假设的信息,所以很难知道《经济预测概述》的内在含义。例如,两位委员可能都预测相同的长期通货膨胀率,但他们可能认为需要采取完全不同的政策路径来实现该通货膨胀率目标。

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如挪威、瑞典和新西兰已经公布了假设的政策路径。今年1月,联储也开始采取相同做法,即开始发布委员们在其预测时所假设的基本政策路径的有关信息。这些政策路径被归纳为两个图表。其中重要的一个表显示每位委员所假设的联邦基金利率水平,时间点是未来3年年底和更长时间的水平。该信息可以提供委员们所假设的未来政策利率变化,这是非常有用的信息。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是假设,而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预测。例如,如果使用其他人的政策利率路径或甚至是联邦基金市场所隐含的政策路径,则可能提交一份完全不同的通货膨胀预测。

同样重要的是,这些政策分析并不构成一种遵循某种特定路径的承诺,而是会随着经济条件的变化而改变。政策调整应当依据经济状况,而不是日期。关注政策利率如何随经济发展而变化,分析家们就可以掌握更多有关未来政策行动的时间点和力度的信息。这又会披露更多有关决策者的反应函数式的信息。

我认为,联储今年1月份的做法是向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我们明确了货币政策的终目标和近期目标。

更多的改进措施

当然,提高与公众沟通的透明度和改善货币政策框架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我们还可以做很多工作。

,作为增加透明度的一种方法,我认为《经济预测概述》应当包括更多有关经济变量与政策路径之间联系的信息。即使有了今年的改进,但公众仍然无法将政策路径与《经济预测概述》中的产出、通货膨胀和失业等变量联系起来。只有当某些委员在其演讲和与公众的其他沟通中透露这方面的信息,公众才可能会理解。因此,今后的改进方面顺理成章地应当包括每位委员所使用的产出、通货膨胀、失业与相关政策路径假设的矩阵图。这将使《经济预测概述》中的信息更加容易理解,使公众更好地认识经济条件与政策变化之间的联系。

第二,联储应当每年4次提交更加全面的货币政策报告。目前,伯南克主席每年两次到国会进行听证,同时提交一份书面报告。此外,伯南克主席每年4次举行发布会,简要介绍《经济预测概述》。我认为,可以考虑将上述工作整合成一份更加全面的货币政策报告。多数采用通货膨胀目标制的中央银行一直在通过定期发布政策报告来改进与公众的沟通和提高透明度。例如,英格兰银行每季度发布一份通货膨胀报告。其他国家发布的货币政策报告包括了对中央银行的预测和长期政策趋势的分析。这类报告可以强化中央银行采用的货币政策实施框架。我认为,联储可以考虑编制一份类似报告,以解释和强化其政策框架,以及说明政策框架与经济条件的关系。这类报告有助于改进公众对政策的理解,这又会使政策更加有效和使中央银行更好地履行职责。

第三,我认为公开市场委员会应当进一步明确政策将如何根据经济条件而进行调整。公众和市场对政策将如何随经济变化而调整的理解越好,则政策越具有可预测性,后者会促进价格稳定和经济更平稳增长。

美国货币政策的历史充满利率升高和降低以及方向性变化,但联储一直很少公布决策背后的原因,因为它更愿意采取相机抉择的政策而不是系统性政策。

当然,决策者并不确切地知道经济条件会如何变化。因此,他们不能,也不应当确切地指出未来政策是什么样。但决策者可以提供影响其决策因素的信息。有人认为,这就是一种政策规则。米尔顿 弗里德曼主张货币供给量按一定增长率变动的规则。约翰 泰勒设计了一种基于度量通货膨胀相对于目标值偏离程度和资源利用率程度的规则。其他版本的泰勒规则涉及对政策利率的某种平滑处理,目的是尽可能减小政策利率的剧烈波动。政策规则也称为反应函数或响应函数,因为这种规则描述了政策如何随经济界条件变化而作出调整的过程。

我认为,联储应当提供更多有关其反应函数的信息。使用系统性规则作为货币政策指导原则的实践对决策施加了一种重要的约束,也改进了与公众的沟通和透明度。这是因为系统性规则使得政策具有更多可预测性,因此有助于公众和市场更好地作出决策。另外,如果决策者选择偏离这种指导原则,他们必须解释原因和说明在什么情况下恢复正常的操作程序。系统性政策也会减少使用相机抉择政策的动机。

我认为,公开市场委员会目前仍然没有就某种系统性规则或反应函数形成一致意见。这种选择涉及细致的讨论和对恰当模型达成一致意见,以及对损失函数形成一致的看法。迈向更加系统性政策的一种路径是说明联储反应函数中重要的变量。学术界建议,对偏离通货膨胀目标的情况应当使用比较积极的规则;对偏离 潜在产出 水平的情况应当使用不太积极的规则。研究显示,这种规则在各种模型和政策框架内都有相当好的表现。

因此,对联储来说,比较合理和可行的做法是用某个规则中的多个变量来解释政策,该规则应当是在所有模型中都是有效的。我们并不一定需要设计一个精确的数学公式,但应当给出关键变量,并根据这些关键变量的变化来解释政策决定。如果政策发生了变化,则我们需要解释变化的原因,方法是解释我们所使用的反应函数中的变量发生了什么样变化。如果我们连续选择一组变量,并且系统地使用这些变量来解释我们的政策决定,则公众就能更好地对政策变化路径作出判断。这将降低政策的不确定性和促进稳定。

保持中央银行独立性意义重大

我在演讲开始时曾强调,保持中央银行独立性的重要意义。这种独立性目前正在受到挑战。我在一次演讲中区分了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边界。我提出,虽然由于存在政府预算的约束,所以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是相互关联的,但我们有充分理由保持两者之间的界限。具体讲,在一个缺乏财政纪律,没有制度或宪法保证中央银行独立性的环境下,政府通常会借助于货币创造来解决财政困难。这当然是高通货膨胀率的原因,也是极端情况的恶性通货膨胀的原因。正是因为如此,在过去60年里世界各国都在增强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为了保证税收和支出政策的职责与货币创造职责之间合理分离,这是一种好的治理结构。

对独立性的挑战部分来自于财政失衡,也来自于政府无力建立可信和可持续的对公共支出进行融资的计划。对陷入困境的政府来说,这种压力会转变为要求中央银行实行较高通货膨胀和行使贷款人职责的呼声。但向特定部门和特定企业提供信贷资金和进行救助,中央银行的这种做法本身就是在破坏财政与货币政策之间的边界。因此,财政当局和所谓独立的中央银行的所作所为损害了中央银行的独立性。我认为,这是一种危险的情况,必须所有改变。我们必须恢复财政和货币政策之间的合理边界。

什么是杨元庆眼里的人工智能三大趋势
上门合并潮开启华佗驾到整合SPAHome
什么才是改变教育的下一波机会他们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