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专访绿巨人周迅选择不欠地球的生活方式国

2019-01-13 02:14:59

  专访“绿巨人”周迅:选择不欠地球的生活方式

  周迅

  娇小的身躯却爆发出巨人般的力量,近日,《南方人物周刊》刊登了一组名为“绿巨人”的封面人物,不久前刚刚获得“地球卫士”殊荣的艺人周迅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吕植、中国科学院院士秦大河、美籍华裔建筑大师林璎等其余九位来自各个行业的环保先锋们共同入选。“绿巨人”这个称谓,对周迅三年来竭尽心力为环保事业的付出,给出了恰如其分的肯定。

  周迅选择不欠地球的生活方式

  “平时我们老说低碳,但是大家对低碳其实没有感性认识,对碳补偿、碳排放这些概念都感觉比较虚,我们就提出‘买碳’

专访绿巨人周迅选择不欠地球的生活方式国

,把自己产生的碳排放,用买树种植的方式,补偿给地球”

  本刊达摩发自北京

  周迅演员,2008年4月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任命为首位中国亲善大使,今年4月22日,联合国别的环保人物奖揭晓,周迅因在中国身体力行地推动环保而获得2010年“地球卫士”殊荣,成为全球演艺界明星人。

  满是日光灯的严肃会场让周迅微微感到一些不适应,这是一个远离舞台灯光的、朴素的小型论坛,朴素得像她身上那条简洁的小黑裙。在他们中间,她是身材娇小的一个,也是的女性。

  “反正挺奇特的,我是次开这种严肃的、政界的会议,联合国环境署、各国总统、政界商界代表等等,讨论议题是绿色经济:如何让企业的环保效果化,如何实质性地改变生产模式……”4月22号世界地球日,周迅获颁联合国环保人物奖“地球卫士”,成为全球演艺界获此荣誉的人。

  跟她同时获奖的还有马尔代夫总统、圭亚那总统和阿富汗王子、日本科学家等。周迅在颁奖现场宣布,所有奖金捐给玉树灾区。联合国副秘书长在为周迅颁奖时,称呼她为“低碳生活形态大师”。

  麦兜去不了马尔代夫

  在会议上,周迅告诉马尔代夫的总统纳希德,自己曾经去过马尔代夫,很喜欢那个水清沙幼、碧海蓝天的美丽岛国。

  但这个有“人间乐园”美誉的小国正面临灭顶之灾。科学家近报告显示,如果目前全球变暖的趋势得不到遏止,马尔代夫在本世纪就将消失,因为这个国家总共1200个岛屿,其平均海拔只有1.5米。

  “于是这个总统去年就干了一件特别有名的事情,他在水下召开了一场内阁会议。”以总统为首的14名官员身穿黑色潜水服,潜入6米深的水下,在海底安放的桌边就坐,总统、副总统、内阁秘书和11名部长用防水笔签署了一份SOS紧急呼救文件,呼吁所有国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马尔代夫政府派出了几十名士兵在水下保护会场,但入侵者只是一些探头探脑的海鱼。

  这场特殊内阁会议的视频转播惊动了全世界,这是人类迫在眉睫的共同生存危机。“如果马尔代夫不能获救,我们感觉世界上其他国家也没有多少机会。”马尔代夫总统本人有潜水证,其他官员则为了这场特殊的内阁会议参加了突击培训,苦练潜水,只为了用这种方式向全世界发出呼声。

  纳希德告诉周迅,他们已经成立基金,万一坏情况发生,将为35万国民购买钢头劳保鞋土地,另找地方安置家园,但这也意味着“美丽的马尔代夫就没了,麦兜就永远去不了马尔代夫了。”周迅说,“总统还邀请我一定要再去马尔代夫。”看到一位总统如此渴望倾力保护他的国民,但在大自然的全球危机面前,单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这场谈话让周迅感到心酸。

  可怕的温水煮青蛙

  她不是次因为环保而落泪了。3年前,她看到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的环保纪录片《难以忽视的***》,“当时就大哭一场,特别震惊,哇,地球已经这样了!片子里有一段***,温水煮青蛙,试管一样的杯子,下面有火烧,水不是一下子变暖的,等发现变暖的时候,青蛙已经逃不出去了,就那么挣扎着,被烧死……那个记录片里有很多数据,很多曲线图,人类不是直接面临毁灭,而是之前就开始有很多灾难,特别恐怖,比如细菌,比如物种灭绝,比如气候异常、生态失衡……看完之后,我就问我的经纪人,我们能不能做点什么?”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从未想到会有演员主动请缨,觉得是个很好的信号,“环境意识的推广就是要从人的思想上扭转过来,这件事情才有机会。”因此授予周迅“中国亲善大使”的称号,并共同启动“OURPART我们的贡献”的环境意识传播项目。

  亲善大使所承担的职责没有硬性指标,一切全凭自觉,但是到了年底,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会做一份报告,里面包含大使在一年之内的工作总结、媒体价值等官方数据统计。统计报告一出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负责人非常吃惊,当这份报告在联合国系统内做年度陈述时,成了各机构亲善大使的模范。

  “‘你们做了这么多事儿!’他们很惊讶这个,别的演员和明星,比如罗纳尔多、齐达内、莎拉波娃,都是以捐钱或出访为主,而我们不但捐钱,还动手做了很多实际的事情,联合了很多伙伴共同投身绿色经济。”负责周迅宣传的孙阿美说,除了平时跟演出有关的工作,周迅身边的经纪人和工作人员无偿兼职,成了“OURPART”的主力义工。

  周迅的团队特别善于借助企业的力量,常常联合商业品牌为环保做出实际贡献,并直接影响消费者,比如跟宝洁集团共同策划“绿动中国”项目,影响人群超千万;跟利乐发起“可回收再利用”项目;跟Tropicana的“保护天然果园”项目……2009年,联合国在华30周年庆典,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与周迅会面,肯定了她在传播环保意识方面做出的努力,并邀请周迅参加自己的环保项目。

  不欠地球的生活方式

  “地球卫士”颁予周迅的理由是“灵感与行动力”,宣传环保,让绿色概念深入人心确实是一件需要灵感的事情。周迅和她的OURPART团队还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新点子:设立环保官、杂志专刊宣传、电台公益硬广、电影门票书签、环保漫画连载……朱德庸、老夫子、麦兜这些漫画人物都加入了“绿色阵营”。

  “号召大家买碳”,这个点子,就来自周迅本人的灵机一动。

  几年前,春天的北京,《恋爱中的宝贝》正热拍。周迅和工作人员讨论剧本,猛一回头,沙尘暴铺天盖地地袭来。“天哪,我以为是海啸来了,太恐怖了。”她当时脑岁月迷离子里只有一个字——跑。后来,她曾想过,如果在中国的西北方有足够多的树种下去,那么这一幕也许不会重演。

  2008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OURPART协同电影节主办方发起“碳补偿”行动,号召所有参加电影节的嘉宾、导演和明星们,都通过购买碳指标的方式,抵消因出席电影节乘飞机往返而产生的碳足迹,使上海国际电影节成为国内“碳中和”电影节。周迅个去组委会办公室交了100元钱购买了4棵树。但事后她得知,防爆接线盒型号当时明星众多,响应者却寥寥无几。

  2009年3月,周迅主动跟携程合作,把“低碳生活方式”推广到了普通旅行者的面前。“平时我们老说低碳,但是大家对低碳其实没有感性认识,对碳补偿、碳排放这些概念都感觉比较虚,我们就提出‘买碳’,把自己产生的碳排放,用买树种植的方式,补偿给地球。”周迅说,这个活动并非商业活动,费用都靠自掏腰包。

  工作团队统计了周迅一年内所有飞行的里程,折算下来的二氧化碳用238棵树苗就可以消耗掉。于是周迅认购了238棵树木,通过上海“根与芽”组织种植到了内蒙古库伦镇。2010年,她又通过“绿色出行基金”购买了219棵树,抵消上年全年的飞行和工作用车的碳排放,周迅说,此举她将坚持终生。

  投身环保这几年,周迅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改变,她的影迷发现,周迅经常把穿过的旧衣服重新搭配了再穿,“设计师在一件衣服里花了很多心血,稍加改变就能唤起第二次生命。”这一天,她正参加大学生电影节环保公益短片的颁奖活动,身上一袭蓝裙是拍广告时穿过的。她出门自带茶杯、筷子,打包的餐盒回家洗了再用,在片场拍戏的时候不使用一次性饭盒……“节制消费,勤拔插头,我买了那种一个开关可以把全家所有电源都关掉的插座,只要出门,就关掉。拖挖机平板带随车吊我的剧本都是打印纸双面使用,偶尔看到单面打印的,我会比较介意……”

  在非洲做小象妈妈

  在非洲,周迅深刻体会到了野生动物的生存处境。因为对象牙的贪婪,大象被猎杀,很多才2个月大的小象就沦为孤儿,难以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中存活下来。

  “这是我次去非洲,是受联合国环境署之邀作客联合国非洲总部。”她们先飞到迪拜,连机场都没出,然后转机内罗毕,飞了十几个小时。奢华的迪拜机场和她们将要去的旷野无人的非洲让自己的生活—-风来花自开!原野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们去了很多地方,感觉我们完全是客人,主人是大山和动物,是自然。我们去的时间不是大迁徙的季节,所以没有看到那种很残忍的捕猎场面,大象在我们面包车旁走过,这边是驼鸟,那边是长颈鹿,慢悠悠地走着,喝着水,一点也不怕人。”

  小象孤儿院的David告诉周迅,如果有小象用鼻子弄你,你千万别害怕,它们这是跟你亲近,希望你爱抚它们呢,你摸摸它们,它们会感觉到友好和善意。

  非洲当地的动物保护靠的是军队,David到原野上把那些父母被猎杀、缺乏生存能力的小象找回来抚养,光是供小象喝牛奶就是一笔巨大的开销,象的胃口很大,一桶牛奶,“咣咣咣几口就喝完了。”救助动物的经费全都得靠资助。

  “每一只动物背后都有故事,小象孤儿院里还有一只瞎子犀牛,也是David救下来的,因为不救下来,等待着它的就是死路一条。据说,大象是记忆很深刻的动物,看到父母被猎杀,它会有忧郁症,会有心理阴影,不肯回大自然,它感到恐惧,你养它多少年它都不回去。有些坚强一点的,成年以后,慢慢地通过引导它会肯回到野外,象非常重感情,即使走了,也会每年回孤儿院看看。但有些小象,一生的心理创伤都无法痊愈,他们就再也不肯回大自然了。”

  我们的家园

  今年3月,周迅为国际的环保电影《HOME》(《家园》)进行了中文配音,这部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强烈反响的纪录片是由法国导演扬恩·亚瑟执导的,其正版DVD于5月在全国范围内发行,7月将在上海世博会联合国馆公映此片。

  “那部片子拍得特别好,俯视地球的角度,用航拍的手段,从地球发端,到人类起源,到现在……中国好多人不太习惯听英文看字幕,我就特别希望能有一个普通话版本的,可以普及给所有的人看。”她的团队因此跟法国版权方进行了长达半年的沟通,这是周迅的“OURPART我们的贡献”在2010年启动的个国际环保项目,对周迅来讲,作为电影人,用电影的手段说服观众关注环保是她乐见其成的事情。

  周迅仿佛生来就是当电影人的,从小在电影院里长大,父亲是电影放映员,兼绘制海报,她从小就永远坐在排看电影。

  小时候她爱唱歌,是班级里“分管文艺的中队长”,后来无意中翻开小学毕业的同学录,发现自己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一个录磁带的”。那时候她的偶像,是费翔、张国荣、梅艳芳……

  后来读了舞蹈学校,为爱北上,因为拍摄美女挂历被导演相中,演了部电影,兜兜转转,还是走上拍戏这条路。

  时至今日,她的理想已经改变,“我的理想挺高的,我希望我自己,是一个受人尊重的女演员,我这些年,一直在往那个方向去走。”比如,朱丽叶·比诺什,演技出色,还会画画,看完一场她的现代舞,周迅翘起大拇指:“服了!”再比如,伊莎贝拉·于佩尔,戛纳电影界终身成就奖的获得者,“我去看于佩尔的影展,她从那么年轻到现在这个年龄,眼神就没变过,这是特别难修炼的。”

  这正是她所向往的境界:那些超越年龄,接近永恒的女演员;那些清澈透明,充满灵气的女演员;还有那些热心公益,受人尊重的女演员。稿件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青岛威纶加盟
杭州pc电源厂家
保时捷卡宴21寸轮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